首頁 > 作家列表 > 童遙 > 笑狐貍與傻公主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笑狐貍與傻公主目錄  下一頁


笑狐貍與傻公主 page 36 作者:童遙

   
  「皇兄?」嚴熾書怪異的舉止讓平曦更感莫名。

  「你住玄府的那段日子,玄國公也對你諸多照料,你想必也想獨自同他說說話。皇兄先到外頭跟熾影衛交代下事情,一會兒就進來?!?br />
  手足間的信任讓平曦不疑有他,輕輕頷首后,便虔誠地持香敬拜。

  「玄爹爹,曦兒來看您了?!骨嶸俺魴砭夢創涌謚興黨齙那濁諧莆?,平曦不由得微哽了嗓,「求玄爹爹別怪曦兒狠心地趕離了玄哥哥,曦兒也只是想玄哥哥能不再受蠱毒所苦,更一心盼著他能平安歸返?!?br />
  溫婉淺柔的話語落入耳里,讓玄殷不由得倒抽了口氣,隨即又怕被發現地屏息。

  「還記得下山那時,才是立春雨水迎端月,誰知一轉眼,現下都已是白露秋分迎桂月了?!骨成贛?,平曦難掩歲月如斯的感傷,「外人總以為曦兒堅強無懼,其實我比誰都還要怕。玄爹爹,您若在天有靈,求您一定要保佑玄哥哥早日平安回來?!骨資紙惴畈迓?,平曦誠心向玄家祖先祈愿。

  「唔……」

  說完,平曦突地彎腰痛呼了聲,隨侍在側的青芙連忙上前攙扶,一旁圓子更是緊張地問道:「公主,您肚子不適嗎?奴才這就去稟報皇上,您撐著點?!?br />
  阻止欲往外跑的圓子,平曝輕吁了口氣后說道:「你別窮緊張,只是孩子突然踢了下,沒事的?!?br />
  孩子?!她懷孕了?

  震驚讓玄殷忍不住微微探出頭,平曦那渾圓的孕肚映入眼底,讓他難以置信卻又不得不信地擰痛了心。

  才不過半年有余,她竟已有駙馬,連孩子都有了……

  殘酷的事實,讓玄殷撕心裂肺般的痛不可抑,悄然無聲地匿遁離去。

  「曦兒,圓子說孩子踢了你,沒事吧?」走回祠堂的嚴熾書來到平曦身邊,關心開口。

  抬頭看著他,平曦嫣然一笑,「皇兄怎么也同圓子一樣窮緊張了?孩子不踢才糟糕吧?!?br />
  「沒事就好?!故腿灰恍?,嚴熾書接過圓子遞來的香,默默地在心底低訴:「玄國公,想必您也看到了,曦兒肚子里懷著的是您玄家的骨肉。雖然玄殷還未歸返,但平曦肚里這孩子無論如何都只會姓玄。朕承諾您的做到了,您總算能真正安息了?!?br />
  「玄爹爹,不管玄哥哥會否回來,就算是孤寡一生,曦兒也一定會將玄家的后嗣平安誕下,扶養成人?!?br />
  「說什么傻話呢?有皇兄在,你怎么可能孤寡一生?!骨鶚種賦疥囟羆是崆昧訟?,嚴熾書淺淺笑道。

  「我當然知道皇兄絕對不會讓我孤單,可我總得把話先說在前頭呀,我可是把自己當玄家的媳婦了,皇兄你可別想再將我許人呀?!?br />
  「你這妮子,當真吃定了皇兄呀!」戲笑說著,嚴熾書接過青芙遞來的狐1幫平曦罩上,「天快亮了,咱們回宮吧?!?br />
  天才蒙蒙亮,京城街道上還不見喧嚷的塵煙,只有販夫走卒在市集忙和著。

  以帷帽掩掉大半面容的玄殷,感受不到清晨樸實清爽的氛圍,失魂落魄的仿若一縷孤魂。

  早先親眼看見的那一幕在腦中盤旋,讓他神魂俱裂的不知該往何處,小販吆喝招呼的叫喚沒能傳入耳里,直到一道勁力突地覆上肩頭,他才下意識地扭頭欲看。豈料頭才微側,猝然的劇痛便從后頸傳來,瞬間黑霧遮蔽雙眼,失了意識……

  「皇兄今日怎么有空來夕顏殿看曦兒?」任由嚴熾書扶攬著腰,平曦恬淡地問著。

  「倦了國事,就想上夕顏殿賞賞花,也同你聊些體己話?!?br />
  「皇兄是在笑話曦兒嗎?我這夕顏殿的花哪比得上你的御花園呀?」

  櫻唇輕揚,平曦抬眸瞥了嚴熾書一眼。

  「曦兒這話可不對了,光這一日三變的木芙蓉,朕在御花園里就從沒見過?!狗鱟牌疥卦諭だ鐨?,嚴熾書指著不遠處那艷麗花叢說道。

  「木芙蓉晨粉白、晝淺紅、暮深紅,喚作拒霜猶未稱,看來卻是最宜霜,花葉皆可入藥。皇兄若喜歡,改明兒個曦兒讓人移幾株到御花圜種去?!?br />
  「古有云木芙蓉猶如慈母無私奉獻,能容心中苦悶、焦慮與害怕,象征堅貞不移的愛,由曦兒栽在夕顏殿實為妥切?!?br />
  從昏迷中漸醒的玄殷脖際隱隱作疼,奮力睜開的雙眼卻仍是一片漆黑,然而傳入耳里的對談卻讓他倏地清醒,同時察覺自己似是被捆縛的動彈不得。

  「這木芙蓉的花種是蒲大夫送我的,本來我還怕養不活它呢?!瓜肫鵪閹稍笏退嘶ㄖ值暮?,平曦不由得羞赧。

  「花意同你情,哪有養不活的道理?!骨城承Φ?,嚴熾書將圓子呈上的安胎藥茶端給平曦,試探開口,「曦兒,能不能跟皇兄說說,當時在山上,你是懷著怎樣的心思,如此義無反顧的獻身給了玄殷?」

  「皇兄怎么突然這么問呢……」紅暈染上了頰,平曦心慌地不知該怎么回答,況且回宮時不也都跟他說過前因后果了嗎?

  「你是皇兄一手帶大的,而今你都將要為人母了,皇兄難道不能知道你是如何愛上、又因何而愛嗎?」嚴熾書一個眼神輕使,隨侍的一干宮仆立即退離數尺。

  「其實在東胡大婚那夜,我的癡癥便因過度驚嚇的刺激而好了,連日的逃離玄殷步步相護、時時呵護備至,全都讓我在動心之余也憶起即使我是個癡兒,他也從不離棄,可愚昧的誤解心結卻讓我始終不敢認愛。直到遇上了蒲大夫、直到親眼見玄殷因蠱毒而危在旦夕,我才驚覺若不放下那無謂的糾結,我就要永遠失去他了?!?br />
  「既然愛他,為何又要佯裝憎恨,絕情以對地逼他與你相離?」啜飲口茶,嚴熾書眼眸悄然地朝上一瞟。

  「南蠻之行不屬容易,而我又已有身孕,況且若不這般使絕,玄殷絕對會不顧自身之危,堅持陪我回京的。而我……不愿他這般,他為我做的夠多了?!?br />
  「曦兒,倘若現在玄殷出現在你面前,你會如何做?又想對他說些什么?」嚴熾書的話讓平曦一時怔愣,如果他在面前,她該做什么?她又該對他說什么?一心盼著他安然無恙歸返的她竟回答不了。

  「曦兒,皇兄始終都盼著你與玄殷能情投意合,佳偶天成。而今水到渠成,你若定不了心,那愛慘你的玄殷恐怕真要孤單老死了?!顧低?,嚴熾書抬頭一望,亭子旁那株大樹隨即窸窸簌簌地有了動靜。

  「水到渠成?皇兄的意思是……」疑慮的話語未盡,熾影衛挾抱著雙眼蒙著黑布的人影,冷不防地乍現眼前,讓平曦瞠圓了雙眸,雙唇微張地輕呼了聲。

  示意熾影衛松了捆繩,嚴熾書走到男人面前,扯開了蒙眼黑布,唇角微勾地狀似輕笑,握緊的拳頭卻猛然揮去,「這一拳是罰你瀆職,竟然沒親護長公主回京?!古す蟊淮蚱牧?,嚴熾書又一拳揮去,「這一拳是罰你眼明心盲,竟然以為平曦肚里的孩子是他人的?!?br />
  「玄、玄哥哥……」當蒙眼黑布被扯落,玄殷的面容突現眼前,平曦便忍不住掩唇輕呼,再看到嚴熾書毫不手軟的揮拳揍人,她挺著大肚便沖上前拉攔著嚴熾書,「皇兄,你、你別打了。你答應曦兒不打傷他的?!?br />
  「玄、玄哥哥,你沒事吧?」擔驚受怕的平曦心疼地拭著玄殷溢出唇角的血,焦急追問:「你的蠱毒都解清了嗎?你何時回來的?皇兄打傷你了嗎?」

  雙眼通紅,玄殷雙掌捧住平曦失措的臉蛋,開口的嗓音幾近哽咽,「曦兒,你、你不恨我?」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中国象棋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