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列表 > 童遙 > 笑狐貍與傻公主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笑狐貍與傻公主目錄  下一頁


笑狐貍與傻公主 page 3 作者:童遙

   
  雖然氣極了玄殷害平曦受傷,可嚴熾書也沒失了理智的想取他性命,那五十杖造成的皮肉痛應該也夠他受了。端起蔘茶,嚴熾書淺淺問道:「他的傷好些了嗎?」

  「謝殿下關心,玄殷并無大礙?!顧淙謊銑閌橛锍齬匭?,但對他了解未深的玄鼎仍舊戰戰競競,「玄殷這孩子給我慣壞了,不知拿捏輕重才會惹出這禍,可他絕對不是存心想害公主受傷的,還望殿下賣臣這老臉皮一次面子?!?br />
  看著玄鼎戒慎恐懼的模樣,嚴熾書心下慨然,「大人言重了,倘若沒有你的密報,恐怕曦兒也無命可活到現在?!?br />
  聞言,玄鼎臉色一變,怎么也沒想到嚴熾書竟會知道那封密信是來自于他。

  端起蔘茶啜了口,嚴熾書淺淺再道:「大人無須憂慮,此事我從沒與人提過,未來也不打算與任何人相提。我只想讓你清楚我并不是無知的?!?br />
  「老臣從未認為殿下無知。沒有凌貴妃的提攜,老臣也不會有今日之位,可老臣卻、卻無能救她一命?!瓜肫鷲饈?,玄鼎忍不住責怪自己,懊惱著當年為了隱匿身分而誤了傳密的先機。

  雖然嚴熾書趕到死牢時已來不及阻止母妃飲毒,可至少還來得及保住親妹,也從生母口中得知朝中還有誰能為他所用,「大人請寬心,母妃不會怪你。而我,只想問一句:我能信你與玄殷嗎?」

  看著嚴熾書神似當今天子瑞皇的面容,驕傲的瞳眸里那份堅毅決心讓玄鼎不由得肅然起敬,同時也心生感慨。

  當年凌貴妃誕下眼前這位皇長子時,鐘鼓樓上金鼓擂動的氣勢彷佛還響在耳際,龍心大悅的瑞皇更是在滿周時便冊封其為太子,誰知不過短短數年,為保地位的皇后不僅心機算盡的對付凌貴妃,更建請瑞皇廣納后宮,讓瑞皇又添了兩位皇子與數位公主。

  雖然瑞皇并無另立太子的打算,但在龐丞相與皇后的有心挑撥與煽動下,懷著身孕的凌貴妃在被打入冷宮不多時便冤入死牢,嚴熾書這太子的地位也漸被削弱。要不是因為嚴熾書生性沉穩內斂,聰明的懂得韜光養晦,怕也早被野心勃勃的龐邑給斗倒了。

  凌貴妃生前的殷殷囑托言猶在耳,讓玄鼎立即起身跪地,披肝瀝膽的忠心示誠道:「殿下一句話,臣萬死莫辭?!?br />
  「這就夠了?!骨城車陀?,嚴熾書起身扶起玄鼎時又順勢對其附耳,「讓玄殷去向龐邑效誠吧?!?br />
  夜闌人靜的子時,好不容易睡下的玄殷莫名其妙地被人扛到了一片竹林里,褲子被強行拉下,冰涼的膏液淋在皮開肉綻的屁股上,讓他羞惱的想揍人,可被點了穴的他除了嘴巴,哪都動不了。

  「堂堂一個太子,強行綁人又任意摸人算什么呀!」竹屋里只燃著一支蠟燭,雖不夠明亮卻也足夠讓玄殷看清了兇手是誰。屁股被看光光的羞辱讓他顧不得天王還老子,氣得口不擇言吠嚷。

  淡淡地睨了玄殷一眼,嚴熾書示意的眼看向站在門邊的影衛,瞬間一團破布便塞進了玄殷嘴里。

  「平曦是個在死牢出世的公主,母妃將她擱我手上后便含冤斷氣,那臍帶還是我親手給剪的,從那一刻起,她的生命中便只有我這個至親的兄長。即便衣食無缺,可從小沒喝過半滴母奶的她沒我在身邊便無法安心吃睡。你能想象當她哭著找我要娘時,我心做何感想嗎?」

  「這么慘呀……話說,那也與我無關吧!」動彈不得又開不了口的玄殷不承認心中因小女娃堪憐的身世感到心疼不舍,故作無所謂地閉上了眼。

  「我答應過母妃,這輩子都會好好守護曦兒,這幾年來我將她捧在掌心上護著寵著,從沒讓她掉過半根汗毛,而你卻只因為一時意氣害她傷皮痛肉?!?br />
  「我也沒想到她會跌倒呀!」倔氣地在心底哼嗤,玄殷實在很想叫嚴熾書閉嘴,別再說些會讓他感到愧疚的話。

  「這五十杖,是讓你記住平曦對我的重要性,留你一命,是因為我想與你成為朋友?!?br />
  「打了人才說想當朋友,有這樣的嗎?!你想,我還不愿呢!」嚴熾書的話讓玄殷聽得直想跳腳,卻只能氣呼呼地睜開了眼瞪他。

  將玄殷的褲子拉上,嚴熾書起身坐到竹椅上與他對視,「親自給你上藥,已經是我的誠意。休憩會兒,半個時辰后影衛會送你回府?!?br />
  說完,嚴熾書伸手拿掉玄殷嘴里的破布后便兀自轉身,走到門邊時,玄殷卻出了聲,「為什么要跟我說這些?」

  頓了頓腳步,嚴熾書淡淡回道:「生在這宮里,能讓我擱在心上信任的人沒幾個,而你是其中之一?!?br />
  嚴熾書的話讓玄殷感到受寵若驚,在與父親玄鼎的相談中,也讓他知道身為太子的嚴熾書在宮中的處境,加上當侍讀這些時日的觀察,玄殷多少懂得了嚴熾書的艱難。

  雖說心下仍因那五十杖有些記恨,可玄殷倒是默默地在心底接受了嚴熾書這朋友。也因為愧疚自個兒不成熟的玩心,于是在傷好得差不多后,他親自帶了幾包炒得熱呼呼的糖栗子去探視平曦。

  嚴熾書說想與他成為朋友還真不是說假的,他人才到了東宮門口,馬上就有宮侍來迎他,見著了面后,嚴熾書只淡淡地說了句:「從今而后,一切免禮?!貢懔熳潘四詰?。

  第1章(2)

  玄殷原以為帶了賠罪禮應當能讓小女娃展露笑顏,結果額頭腫了個包的小家伙一見到他,便鉆進了嚴熾書懷里放聲大哭,抽抽噎噎地哭嚷著:「嗚……他壞……是壞人……曦不要……」

  于是,玄殷只得愧疚汗顏地摸摸鼻子離去,心想反正來日方長,孩童的忘性又快,很快她又會沖著他笑嘻嘻的。

  那一跤大抵跌掉了女娃的憨膽,讓平曦小小的心靈有了陰影,從那天后只要見著了玄殷,她便緊緊挨躲在嚴熾書身后。

  就算玄殷滿臉笑容的捧著糖串子獻殷勸,她也只是死命吞著口水撇過頭去,即便是嚴熾書出聲勸撫,她也不肯再親近玄殷。

  為此,真心想疼惜平曦的玄殷深感挫敗,只能無奈地咬著本想拿來哄她的糖串子,悶聲埋怨,「這小丫頭還真會記仇,一定是跟你學的?!?br />
  展臂拉張弓弦,嚴熾書射出了箭后淺淺笑道:「怎不說是你教會她防心?」

  「防你的頭啦!我那時拿來誘她的糖栗子又沒毒,不過就是想瞧瞧她吃不到的蠢樣而已?!菇R豢諾奶譴映銑閌槿尤?,玄殷沒好氣地嚷著。

  利落閃避,嚴熾書加深了笑容,「所以說曦兒聰明,再也不讓你有機會釣出饞樣?!箍蔥蟛恢每煞?,嚴熾書架起第二箭時又說了,「曦兒還小,再多些時日,興許就不那么怕你了?!?br />
  「誰知道呢?!共灰暈獾廝仕始?,玄殷壓低了嗓又說道:「對老狐貍示誠之事已有眉目?!?br />
  咻地一聲,嚴熾書快狠準地一箭正中靶心,隨即曲指鳴哨,待一只羽翼豐厚的白鸮停駐在玄殷肩頭后,他淡淡開口:「亦敵亦友,雙面反間,白鸮為訊?!?br />
  雖然有著皇家血脈,可在死牢出世的平曦打一出世就沒入過瑞皇的眼,倘若不是身為太子的嚴熾書抱著襁褓中的她跪在大殿外,恐怕瑞皇也不會知道自個兒又添了個小皇女。即便昏庸的認定其生母心有叛念,面對這個身為太子,卻向來不生事,謹守分際的嚴熾書,瑞皇仍是允了他的請求,讓他將平曦這個親妹帶在身邊照護。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中国象棋免费下载